<ins id="1z5tb"></ins>
<cite id="1z5tb"><span id="1z5tb"><menuitem id="1z5tb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1z5tb"><strike id="1z5tb"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1z5tb"><noframes id="1z5tb"><var id="1z5tb"></var>
<cite id="1z5tb"><video id="1z5tb"><menuitem id="1z5tb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1z5tb"></cite>
<var id="1z5tb"></var>
<cite id="1z5tb"></cite>
<cite id="1z5tb"></cite>
<cite id="1z5tb"><video id="1z5tb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1z5tb"></var>
<var id="1z5tb"></var>
<var id="1z5tb"><span id="1z5tb"><menuitem id="1z5tb"></menuitem></span></var><cite id="1z5tb"><video id="1z5tb"><menuitem id="1z5tb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1z5tb"></var>
<cite id="1z5tb"><video id="1z5tb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1z5tb"></var>
<cite id="1z5tb"><span id="1z5tb"></span></cite>

市場化這“萬能的上帝”原來是騙子 雜談

遼寧王忠新 1月前 539

市場化這“萬能的上帝”原來是騙子

改開以來,在公知精英的嘴里,市場化被描繪成了“萬能的上帝”,美國則是世界市場化的“ 理想王國”,是中國經濟體制改革應效法的圭臬?!罢沂袌霾灰沂虚L”,成了喊得最響亮的口號??芍忻蕾Q易戰一開打,中國那些善良的百姓才發現,那幫鼓吹市場化的公知精英全都是騙子,市場化這“萬能的上帝”,更是一個大騙子!

  中國的改開,在霸占話語權的公知精英,那甚囂塵上一邊倒的市場化(私有化是市場化的核心)鼓吹下,改開最時髦的一個詞,就是“市場化”,以致誰若不講幾句市場化,那就是思想僵化。而改開遵循的一條主線,就是按市場化這個“萬能的上帝”指引,什么勞動力市場化、醫療市場化、教育市場化、住房市場化、土地市場化、資源配置市場化、文化市場化……。

可萬萬沒有想到,2017120,特朗普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宣誓就職,就開始精心策劃搞中美貿易戰,當特朗普政府開張1周年之際的20181,就悍然發動了蓄謀已久的中美貿易戰,宣布對進口大型洗衣機和光伏產品分別采取為期4年和3年全球保障措施,并分別征收最高稅率達30%50%的關稅開始;2019510日宣布,對從中國進口的2000億美元清單商品加征的關稅稅率提高到25%;又到2019824,在善良的中國百姓以為貿易戰能有所降溫時,美方突然宣布將提高對約55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征關稅的稅率。而且,美國總統特朗普還要求美國公司撤出中國,回到美國國內進行生產。

由此可見,特朗普打中美貿易戰絕非一時神經錯亂,可謂野心越打越大,可謂用招越來越狠,可謂出手刀刀見血,可謂不惜決死之戰。以致這中美貿易戰越打規模越大,涉及范圍越來越廣,時間越來越長,對抗的強度越來越大,產生的風險越來越高,甚至不惜策動“香港暴亂”。其對中國產生的威脅,其對中國產生的深刻影響,在一定意義說,已經不亞于抗美援朝!

此時,人們才不解的發問:美國作為世界市場化的“ 理想王國”,咋會要從自己帶頭建立的世貿組織“退群”,咋會將自己提出并帶頭建立的世貿規則,橫行霸道地踐踏于腳下?美國作為中國搞市場化應效法的圭臬,咋匪夷所思地由總統用行政指令,用制造動亂,用跨國抓人,用拉幫結伙,甚至用軍艦封鎖等各種手段,搞“立體秀”的中美貿易戰?而那幫大嘴巴巴地鼓吹市場化的公知精英,面對中美貿易戰胡說了一通“投降論”,遭新華社領銜痛斥后,又咋全都集體失語失聰了?

善良的人們總以為,中美貿易戰打一陣子就會過去,可現實“骨感”地告訴你,那是不切實際的幻想!對于中美貿易戰,中國的態度很明確:“談,大門敞開;打,奉陪到底!或許,作為特朗普發動中美貿易戰的一大貢獻,那就是讓中國那些善良的百姓終于看清,將市場化吹噓成是“萬能的上帝”,這原來是徹頭徹尾,又居心叵測地欺騙!也讓中國那些善良的百姓終于看清,各國之間都要相互學習,但絕不能“邯鄲學步”!

特朗普充當了如此“反面教員”的作用,也算特朗普的善莫大焉!

(文中配圖選自網絡,特此鳴謝?。?/span>


最新回復 (0)
    • 文學風原創文學網站 | 分享原創樂趣
      2
        立即登錄 立即注冊
返回
河源| 绥化| 黔西南| 丹东| 承德| 建湖| 菏泽| 安庆| 济宁| 宿迁| 南充| 长垣| 克拉玛依| 宜宾| 邹城| 宝鸡| 宿州| 临沂| 黔东南| 锡林郭勒| 仁寿| 宁德| 台北| 马鞍山| 余姚| 沧州| 宝应县| 甘南| 新疆乌鲁木齐| 湘西| 中卫| 大连| 东台| 防城港| 甘肃兰州| 凉山| 惠州| 汉中| 克孜勒苏| 明港| 湛江| 厦门| 兴化| 泗阳| 湖南长沙| 馆陶| 临沧| 明港| 汕头| 四平| 东台| 溧阳| 韶关| 兴化| 宜宾| 库尔勒| 通辽| 塔城| 沭阳| 揭阳| 巢湖| 淄博| 上饶| 周口| 三沙| 定州| 承德| 新泰| 舟山| 张家口| 铜仁| 晋江| 吉林长春| 赤峰| 潮州| 万宁| 新疆乌鲁木齐| 龙口| 潍坊| 齐齐哈尔| 泰州| 伊春| 双鸭山| 苍南| 吉林| 陵水| 玉环| 北海| 黔东南| 兴安盟| 偃师| 丽江| 曲靖| 通化| 安阳| 赵县| 梧州| 广饶| 揭阳| 库尔勒| 泉州| 娄底| 十堰| 泰州| 张北| 青州| 忻州| 柳州| 日喀则| 淮北| 榆林| 温州| 湖北武汉| 河北石家庄| 惠东| 无锡| 海北| 章丘| 义乌| 济源| 焦作| 宝应县| 乐平| 宣城| 德宏| 巴音郭楞| 泰州| 茂名| 阳江| 宁波| 曲靖| 安岳| 白沙| 天水| 和县| 兴安盟| 慈溪| 乐山| 澄迈| 齐齐哈尔| 平潭| 吴忠| 和田| 百色| 蚌埠| 朔州| 阳江| 资阳| 石嘴山| 漯河| 驻马店| 馆陶| 启东| 项城| 杞县| 铜陵| 大庆| 阿坝| 保定| 泉州| 临沂| 济南| 龙岩| 黄石| 吴忠| 达州| 海北| 凉山| 安徽合肥| 雄安新区| 金华| 馆陶| 营口| 泗洪| 蚌埠| 达州| 迁安市| 曹县| 六盘水| 贵州贵阳| 辽阳| 柳州| 阜阳| 毕节| 鹤岗| 肇庆| 金坛| 儋州| 象山| 丽水| 保定| 沛县| 玉环| 台山| 吐鲁番| 任丘| 渭南| 桐城| 泗阳| 张家口| 扬中| 黄南| 仁怀| 正定| 鄂尔多斯| 瑞安| 天长| 柳州| 仙桃| 锡林郭勒| 怒江| 鄂尔多斯| 榆林| 汉川| 桐城| 南充| 菏泽| 甘南| 海丰| 招远| 商洛| 绵阳| 三门峡| 金昌| 陵水| 自贡| 大兴安岭| 安岳| 石狮| 铜陵| 山东青岛| 石狮| 运城| 台州| 江西南昌| 邳州| 莱州| 潮州| 日照| 阿里| 巴音郭楞| 屯昌| 中卫| 吴忠| 海南海口| 锦州| 陇南| 阿里| 那曲| 保山| 南京| 台北| 宝鸡| 瓦房店| 万宁| 三亚| 阳春| 巴音郭楞| 淄博| 海宁| 东莞| 天水| 广西南宁| 黄石| 衡水| 新乡| 鸡西| 滨州| 白山| 澳门澳门| 伊犁| 巴彦淖尔市| 乐山| 百色| 江门| 安康| 永州| 上饶| 邵阳| 儋州| 湘潭| 嘉峪关| 丹阳| 佛山| 邢台| 泉州| 陇南| 商丘| 昌吉| 泰兴| 毕节| 丹东| 赵县| 武夷山| 平潭| 仁怀| 保山| 枣庄| 阿拉善盟| 甘孜|